那年,那月,那故事

他们生活在一个北方的小村庄,他和她同岁,是常在一起疯一起玩儿的两小无猜的伙伴儿。小时侯,她活泼开朗、好说好动,是有名的"假小子",专门喜欢跟在男孩子的后边玩儿那些带有危险性的游戏,什么溜冰车、玩儿冰猴、用弹弓打鸟……她无所不会。而他,总是充当她的护花使者,有个风吹草动,第一个冲上去的准是他, ...

球缘

夜已经很深了。晓晓和阿健依偎在沙发中,电视里正在直播世界杯亚洲区足球预选赛中国队与卡塔尔队的比赛。随着李玮峰的一记狮子大甩头,呐喊声和鞭炮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房间里的晓晓,也高兴的跳到了地上。多么兴奋啊!中国队这次有希望了!阿健看着晓晓激动的神情,感慨的说:"青出于蓝啊!"不错,晓晓对足球的热 ...

心灵之约

结婚三周年的时候,晓晓和阿健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到家中小聚,他们聊起了婚姻的不可捉摸。阿健想起了他和晓晓那波波折折的恋爱里程,便感慨的摇头道:"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她。从小到大我做过许多的梦,可那里面从来都没有她。"事实确实这样。在他们读大学前,两个人各自生活在相距几千里的地方,这注定了他们的爱 ...

留在心底的伤疤

看着站在窗前的那个瘦弱的背影,一种酸酸的感觉从心田扩散了开来。我走上前去,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其实我知道,说与不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该说的她自然会说,是不能强求的。雯是我的同事,也是少有的好朋友之一,她小我三岁,人开朗漂亮,一如她那美丽的名字。说来奇怪,我们的性格有很大不同,我喜欢安静 ...

十年相见一梦间

一直以来,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朋友是人生中极重要的部分。和先生相处的久了,便极易喜欢和他絮叨那些过去的岁月,甚或影响自己极深的友情,他总是静静的听,偶尔感动的摸摸我的头发,或者很认真的告诉我应该珍惜,而于他自己,却很少提及。或许夫妻间就应该保留一些距离吧!也或者是我从来不喜欢强人所难,所以也从来没有问过,虽然我了解 ...

一生何求

疯玩儿了一天,儿子早早的便睡了。乏味的电视节目让人提不起丝毫的兴趣,真的有些不敢恭维那些电视人,36个台的节目如出一辙。只好和先生关在房间里,每人捧着本书看,有点各自为政互不干涉的味道。随手打开录音机,边听音乐边看书是单身时养成的习惯,可以一心多用,先生向来很“欣赏”我这一点,至于有多少真实的成分在里面,那就不 ...

游秦淮

作者:付佑平一朱雀桥边遍地花,乌衣巷口人如麻;不见王谢堂前燕,未知今宵落谁家。二画舫凌波映彩霞,十里珠帘景如画;金粉楼台尽得月,秦淮河上有人家。三六朝旧事随风雨,漫舞轻歌几时罢?胭脂染红秦淮水,商女犹唱后庭花。四青楼歌女身自好,出泥不染洁无瑕;香君难忍亡国恨,可怜碧血溅桃花。五六朝古都今胜昔,金陵何处不飞花;尤 ...

我给老板惹的祸

我小时侯学徒的那家商号叫‘聚源和’,有十多个伙计,前屋卖杂货,后屋开油房,其规模是当地最大的。这个店的大老板和二老板是姐夫小舅关系,由两个人合伙投资经营。我去的第二年,老板把杂货店关了,只开油房,改名‘油房组合’,专做豆油加工生意。伪满时期豆油是配给品,定期定量向居民发放。老百姓凭‘通帐’到‘油房组合’领购豆油 ...

付佑平简介

付佑平,男,1943年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市;1966年大学毕业并参加工作,2003年退休.退休前在"山东省煤炭工业信息计算中心"工作,任"工程技术应用研究员".现家居山东省济南市.爱好旧体诗词,是山东<老干部之家>诗词协会会员.

拜师

1939年冬天,我才满12岁,刚刚在小学念完了6年书,家穷升不了学,父亲就在外地给我找到一个学买卖的地方。学买卖就是在商店里学徒,叫做当“年轻的”。打发孩子出门首先要解决他的穿戴和铺盖问题,家穷得叮当响拿不出这些东西来,又没钱去买,爹妈为这事干着急却一筹莫展。幸亏我三叔及时地知道了这件事,送来一些布料,解决了燃 ...

母亲是农民

据说,母亲是当年爷爷用900块钱和1000斤稻谷作彩礼,从一个叫"塘峰岩"的小山村里迎回来给父亲做媳妇的。七十年代的粤北农村,人们所奉行的还是那种封建落后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观念,我的父母也不例外。母亲是个地道的农民,也是个彻底的文盲,丁字不识的那种。也许是吃怕 ...

冬赞

一提到冬天,人们就自然和萧条冷落、枯木萎草的景色连在一起。似乎冬天是冷酷无情的了。然而,我今天却要为冬天唱一支赞歌,赞美冬天那高尚的风格。冬,它是圣洁的象征。当时间老人的脚步跨进冬天时,整个世界便被那纯洁、晶莹的雪花所覆盖了,连水面也罩上了光闪闪的冰凌。房屋楼阁在雪中静默,土墩、田坎在银光中陶醉,山舞银蛇,原驰 ...

舅父

作者:牟艳芬人都说娘亲舅大,我的外公外婆又只有一儿一女,舅父对我来讲就是至亲。我的舅父是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毕业于哈工大,听母亲说,舅父毕业那年,哈工大选派七个毕业生去苏联留学,其中就有我的舅父,可外公只这么一个儿子,说什么也不同意让他去国外那么远的地方,哈工大的领导们轮班作我外公的工作,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