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腾的情思

露珠我在山中觅趣,看到草叶的脊背上驮着一颗露珠;我在花圃中倘佯,看到花朵的衣襟上缀着一颗颗露珠;我在荷塘边漫步,看到荷花的裙裾上滚动着一颗颗露珠……那圆圆的、透明的露珠,十分可爱。大抵它是夜晚悄悄降生的,它的父亲是谁?它的母亲是谁?只有无拘无束的风才能知道。如果夜晚你去造访它,它会向你闪出星星般的眼睛,无言地向 ...

斑斓的旅痕

合抱山东曲阜孔府内,有一株五干的柏树夹抱一棵国槐,槐穿柏身而生,被称为“五柏抱槐”,至今已有四百多年……——摘自手记一棵槐树立在中央,五棵柏树拥围着它。树叶和树叶相吻,枝丫和枝丫拥抱,它们从小就依偎在一起,至今已有岁岁年年。我站在“五柏抱槐”之前,心中的思绪浮想联翩。我想起我自己,也想起我周围的朋友。我分辨不出 ...

乡野的花瓣

黎明像一只赤红的气球拖着绚丽的彩霓冉冉升起,太阳火热的圆脸在山的驼峰上探出头来,于是,乡村的生活徐缓地拉开一天的序幕。晨曦的号角,委婉酣劲的拖腔牵动着缕缕炊烟矜持的雄鸡披一身锦袍,迎着旭日,吹响袅袅升腾。夜牧的牲畜踏着晓露返回厩舍,健牛反刍,骏验嘶鸣,和谐地为山村切进奋进的音响。逐渐……山村开始喧闹:农夫荷锄, ...

北方的风情

作者:张铁民作者简介:《江城日报》编辑(退休)。1964年开始发表文艺作品,有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著作有《美神》散文诗集,系吉林市作家协会会员。土地在北方,土地的皮肤是黑颜色的,黑得像墨,黑得像漆。这黑色的土地,肥得流油,肥得飘香。只要犁头拨响它的弦索,它就会深情地唱出奉献之歌。在黧黑的田垅上,生长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