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

张哥的名字真绝,叫张学有。跟香港乐坛"四大天王"之一张学友反一字之差。张哥是三年前和我一同应聘到这家公司工的。本来嘛,大家同一个部门拿一份相同的薪水,又都是没结婚的年轻人,工作之余,应该好好玩玩。比如唱唱卡拉OK啦、溜溜旱冰啦等等多消遣才是。可张哥他偏不走"群众路线"闲了 ...

为友谊干杯

一个周日的下午,我正躲在办公室"爬格子",突然接到在成都工作的东东打来的电话,他说今天回广州,下午4点的飞机。听到这一喜讯,我赶忙扔下手中的笔,高兴的手舞足起来。东东是我的"死党",一碗粥分开一人半碗一条裤子两个人穿的那种。最难忘的是我上中学的那须日子。我家很究,没钱买饭 ...

征婚

尚哥今年38了,说到婚姻大事,他还是庙前的旗杆--光棍一条。早些年家里穷,没哪家姑娘看得上,为这事儿,尚哥曾暗暗发誓,一定要挣很多的钱。后来尚哥"下海"了,一心扑在生意上,几年下来,他已是拥有千万元资产的老板了。现在钱是不缺了,可这又让尚哥犯了愁:身边的姑娘不少,对自己眉来眼去有那个意思的就 ...

一元钱的故事

在广州火车站下了车,我摸了摸口袋,不觉浑身打了个寒颤,随身带着的两百多元不翼而飞了。这回可麻烦了,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连乘公交车回公司的一块钱车费都成问题了。我用了一分钟的时间想了一下,最后决定:借。说是"借",其实就是讨--不就是一块钱嘛,人家要么不借你,借你就不打算要你还了。我首先来到一 ...

童年记忆二

就这样,我在外婆家住下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只记得我当时害怕得近乎要栖息,一切都不习惯,无所适从。外婆家的房子很大,相当于普通人家的两间房子合起来那么大,在当时农村,是没有谁家的房子有这么大的。按照当时农村的习俗,好像不允许建这么大的房子的,就是建了,那也不能用来住人,只能用来堆放杂物之类。至于外婆家的房子 ...

童年记忆一

吃过午饭,爸爸说要带我去外婆家。我说好,没有丝毫兴奋。我们乡下的孩子,大多都是喜欢去外婆家窜亲戚的,逢年过节也好,平时也罢,一听说去外婆家,就高兴得不得了,争先恐后嚷着要去,像我这种不想去的,在乡下很是少见。我说“嚷着”,是因为乡下孩子多,远的不说,就说像我这个年纪的,我们的父母一般都是生了四五个孩子的。孩子生 ...

我和美娴去登山

10月7日晚,我刚从湖滨宾馆出差回来,突然腰间一麻,有人呼我,一看,是欧美娴。我跑去回电话。“喂,娴姐吗?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今天突然记起我?”我调侃道。“……我想约你重阳节晚去登山,就我们两个人,你看怎么样?”听她的声音很真诚。登山?就我们两个人?还是晚上?你吃错药了不是?我跟你不过是写过几次信打过几次电 ...

人生的沙子

说到小燕这个人,跟其他大学生一样,普通人一个。她是学英语的,最让她感到自豪的当然就是她那能听能说能写能看的English了;她所就读的那所广州大学,虽说在全国重点中还排不上号,但毕竟是省会大学,加上广州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颇高的经济地位,倒也还过得去的;她平时爱玩,爱时尚,尤其喜欢崇拜什么周杰伦之类的所谓的“星”们 ...

袋茶心事

三年前,我们近百名应聘者经过长达半个多月的紧张角逐,最后留下10名,被正式聘为这家公司的销售业务员。我也有幸入了围。我第一次拜访的客房是苏州的一家酒店。酒店领导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刚落坐,办公室小姐就勤快地给我们倒水,还第人发给一个小纸包。我瞟了一眼,上面写着:袋装泡茶。我生长在农村,乡亲们喝的茶都是在市场上买的 ...

笔记本.童年.父亲

这是一件小事,却在我心底埋藏了整整13年。那一年,我刚满8岁,和众多同龄孩子一样,我开始上学了。学杂费用2元,这在很多人眼里,也许只是"毛毛雨",但对当时的我家来说,委实是一笔难以支付的大数目了--我出生在粤北山区乐昌市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父母都是地地道道老实巴交的"庄稼汉&quo ...

论优秀男人

北京剧作家、《牵手》的作者王海玲说过这样一句话,世上的女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优秀的男人,不会让任何一个优秀的男人独身。是啊,优秀男人是一笔财富,既然是财富,当然就会有很多人想得到他,拥有他,这是人的天性使然。而作为女人,想拥有这笔财富,最好的办法就是嫁给他,只有嫁了他,你才会拥有这笔财富的支配权,让你取之不尽用之 ...

有趣的逆向思维

大年初一晚上,广州一年一度的迎新春烟花汇演在珠江白鹅潭如期举行。晚饭后,我和几位朋友一同前往观看。珠江岸边早已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有利位置全被人占据。我们只好站在人群中,与众人一块等待烟花开演。忽然,朋友小邓指着岸边的一栋楼房说:“你们看,二楼走廊没人呢,不如我们上去吧。”我一听就笑:“别傻了,那里一定是锁上了, ...

治女人绝招

我小跑着到花地街道办事处的外来人口管理办公室时,已经是十一点三十八分了,他们十二点下班,我要抓紧时间在他们下班前把这个《暂住证》办好,因为我下午就要出差到苏州去,估计要半个多月才能回来。“我办《暂住证》。”我一边喘着气一边递上身份证和两张小一寸照片。“什么?办证?你看看几点了?”坐在前面的一位小姐愣了一小愣,把 ...

得民心者得天下

我虽是单身寡人,“家当”却不少,三个两米高一米宽的书柜,大大小小五六张办公桌,计算机,还有几箱子书,以及一些凳子、风扇、衣物之类,乌七八糟的,多得是。这不,上回从芳村搬到现在这里来的时候,就请了搬屋公司,一辆五吨东风牌卡车都装得差不多满了。因为我住四楼,搬着书柜上楼有很大的困难,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上午才算安置好 ...

我没去《广东包装》杂志做编辑了

7月18日上午,《广东包装》杂志总编辑范军红小姐打电话给我,叫我次日上午9点钟前去杂志社试工,并签订试用期合约。她说,这次有两个人一起试用,试用期为三个月,三个月后还要淘汰一个,试用期内每月工资650元,正式聘用后每月1300元,外加各项福利、补助等,也就接近2000元了。我当时正在广州市金威旅行社参加业务培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