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吟集


《心吟集》序

1994年春节

我从小就喜欢旧体诗,每当诗兴和灵感并发的时候,糊诌滥凑上几句,在内心里反复吟诵,来抒发自己的情感,自认为是件很快活的事。其实我对旧体诗并没有认真地研究过,什么诗的结构、诗的对仗、诗的平仄韵等等,都一窍不通。所以,我哼出来的东西绝不能算是诗,是见不得人的。我的作品,除个别情况外,不过是腹稿心吟,藉以自娱罢了。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作品,不管它的质量如何,它们却反映了我写作时的真实情况。从历史的角度把它们整理成集,留给我的后代,让他们从另一个侧面去了解我的平生,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心吟集》再序

2002年6月

我在小学读书的时候,学过几首唐诗,从那时起就对旧体诗产生了兴趣。13岁辍学后在买卖家当年轻的,因为性格内向,每有空闲总爱独自冥思苦想,来拼凑有感而发的诗句。这是我在学徒时期用以自娱的一种方式,曾给我这个孤僻少年带来许多乐趣。参加革命工作以后,在毛主席诗词的影响下,我对旧体诗的兴趣有增无减,尤其是在厄运缠身的那些年里,往往情诉笔端,借以排遣胸中的烦闷。但是,什么是旧体诗?做旧体诗应遵循什么规则?我却一窍不通。我的诗作都是‘照猫画虎’画出来的。由于对旧体诗的无知,所以胆子就特别大,诗也敢做,词也敢填,这辈子能记起来的诗作不下几十首吧。

2000年上网以后,访问了一些诗词网站,下载了一些有关旧体诗方面的学习材料,这才恍然大悟,认识到我的那些作品根本就算不上诗,充其量算是‘顺口溜’就不错了,是属‘伪劣产品’之列。但我又不忍心把它们当成垃圾而付之一炬。因为它们是我用心血写成的,更重要的是我的每一个作品都是我平生经历的一个镜头,把他们串起来就是一部珍贵的个人历史资料。这就使我萌发了对旧体诗要从头学起的念头,在学习的基础上对这些‘顺口留’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使它们基本上能象个诗的样子就行了。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