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

1939年冬天,我才满12岁,刚刚在小学念完了6年书,家穷升不了学,父亲就在外地给我找到一个学买卖的地方。学买卖就是在商店里学徒,叫做当“年轻的”。打发孩子出门首先要解决他的穿戴和铺盖问题,家穷得叮当响拿不出这些东西来,又没钱去买,爹妈为这事干着急却一筹莫展。幸亏我三叔及时地知道了这件事,送来一些布料,解决了燃眉之急。有了布料妈妈就为我做起了针线活,做完了新的补旧的,七拼八凑,我的行装算是勉强备齐了。临走那天早上,妈妈泪流满面地为我送行,千叮咛万嘱咐,牵肠挂肚,难舍难离。我含泪给妈妈磕了一个头,一步一回头地走出了家门,父亲领着我上工去了。

父亲是买卖人出身,他不仅深谙经商之道,还精通帐房业务。在父亲的熏陶下,我也初步地掌握了记帐、算帐技能。父亲是送我去学买卖的,因而‘怎样学好买卖’就成为一路上的中心话题。对于买卖人应具备哪些品质、买卖家都有哪些规矩、‘年轻的’应该做哪些事情、为人处事应注意哪些问题等等,父亲都讲得一清二楚。我们一边走路一边唠嗑,不知不觉就到达了目的地——家乡以南的一个小镇。

我要住进的那家买卖就座落在小镇上的黄金地段,是几位老板合伙经营的一家百货店。大老板姓左,举止文雅,看上去像个教书先生。当父亲说明来意后,大老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大老板同父亲寒喧了几句之后,上下打量我一番,开始对我进行面试了。他向我提出许多问题,几岁啦,念几年数,念的什么书,是官学还是私学。当问到“你学过算盘吗”,我回答说:“我会打算盘,还会写帐呢”。这句话把他逗乐了,可能是笑我这个小娃娃会吹牛皮吧。他出了几道难度较大的算术题,我都用算盘给算出来了。接着他让帐房先生高声唱数,叫我用算盘把唱出的数全加起来,来测验我的珠算速度。第一遍用慢节奏唱数,我准确地把得数报出来了。第二遍用中速唱数,我也准确地把得数报出来了。第三遍快速唱数,我又准确地把得数报出来了。三遍过后大老板脸上流露出喜悦和惊讶的神情,于是乎对我的面试又升级了。又叫我写字,举出几个收支项目叫我写流水帐。按要求我一一都写出来了。大老板高兴地对父亲说:“感谢您给送来个好徒弟,这孩子我们收下了”。他又逐一地为我引见其他几位老板,我一位一位地行了拜师之礼。于是,我就成了他们的弟子,开始了我的学徒生涯。在学徒期间,我时时处处都不忘父亲的教诲,举止行为都很合标准,因而深受老板们的宠爱。不久就被提为贴帐(‘贴帐’就是给帐房先生当助手)。3年满徒后,我正式当上了帐房先生。从那时起便和帐本打了一辈子交道。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