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可怜的牙

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这俗话说的可是一点不假,我就有切身体会。

自从高中二年级有次打篮球挨撞坏门牙之后,我的牙齿就没有一天是好过的。还记得那时候,我正在跟对方队员抢救一个濒临出界的球,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对方的手肘竟神差鬼使的就撞到了我的门牙的地方。虽然没有出血,但当时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舌头也就本能的向门牙那里舔了舔,感觉门牙凹了下去,我心想:“坏了,以后我是不是要缺门牙一辈子?”之后,队员们就把我送到牙科诊室。还好,医生说不需要拔牙,只要做牙纠正手术就可以了。我所担心的事情总算没有发生。

牙纠正后,接下来的日子就难过了。门牙上缠上固定牙齿所用的牙线难看就不说了,最要命的还是每天都得喝粥,或者一些流体食物。你可以想象吃食物的时候,单单用两边大牙而不用门牙咀嚼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本来,吃饭还是可以的,但是,饭粒还是有点硬,在嘴巴里面搅动的时候,总不免要挤压到门牙,疼啊!上下大牙要咀嚼,那就要咬合,而上下门牙就不免的要磨合,饭干脆就不吃了,所以也只能无奈的吃粥,或者喝牛奶,在嘴巴里转转就吞下去。医生叮嘱,这牙齿固定期间不能吃香的喝辣的,或者酸性食物,免得发炎,破坏牙质的话,牙齿就会变黑了。

吃东西的时候还滑稽,我得仰着头,尽量不让食物跑到门牙去,也方便吞咽,还得慢慢来,吃一餐要花上个把小时。牙手术之后的那几天晚上,睡觉几乎都是失眠的,疼得掉泪都没人知道。

单单吃粥喝牛奶,营养补充不全面,休息也不好,所以,在那一个月,我就瘦了十斤。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却偏偏瘦了十斤,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言喻啊!

上了大学以后,染上了抽烟酗酒的恶习,这牙所受的苦可就更甚了。

人家说:“酒乃穿肠毒药。”如果说这酒是穿肠毒药的话,那么我说,烟也许就是蚀牙之毒了。把手指熏黄也就算了,最可恨的还是连牙齿也都不能免于遭殃。好在自己早中晚三次刷牙每次三分钟的功课做足了,牙齿虽说不是很白,但是也不难看。

有时候特羡慕那些做广告的人,他们的牙齿咋就这么白这么坚固。你看说“牙好胃口就好”广告词的那俩儿,还有什么高露洁什么佳洁士的,他们那牙白得让我怀疑是不是带上牙套。最强的还是那句“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说到蛀牙,我的心可以说是在滴血。上下大牙,不知道是八颗还是十二颗,几乎都给蛀完了,我的心能不在滴血嘛?这能怪谁呢?小时候,爷爷太溺爱我了,以至于,家里就像是个糖仓库,这个糖那个糖,这个饼那个饼的,我也就吃得不亦乐乎,而大牙也就慢慢的被蛀空了。当然,这也不能怪爷爷溺爱啦!

三天两头闹牙疼,三天一小疼,五天一大疼的,大学四年也就这么过来了。第七个学期的时候,应该是在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那时刚好考研复习的重要阶段,但是突然就这么有一天,门牙牙肉肿起来,还伴随着疼痛,开始以为是起泡,过几天就会好,没想到的是,几天过去了,非但没有好转,还有加重的趋势。如果你看过电视剧《西游记》的话,看猪八戒你就可以想象我当时的牙肿是肿成什么样了。牙齿毕竟是属于头部的,疼起来的时候,也牵动脑部神经,所以,那几天,不仅牙疼而且头疼。总之,感觉是很烦躁,饭也不想吃,睡不够五分钟又醒,看不下书。不得已,还得跑到牙科诊室。诊断得出的结果是:门牙牙根末梢神经受损,导致发炎。那除了是高中那次留下的后遗症,还能是什么原因呢?

还得做手术。

医生说,要在门牙打孔,然后放药进去。没办法,现在只能任由医生摆布了,做手术就做手术呗!但是当医生拿着那钻牙孔专用的钻钻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我的心里直发毛。就这么钻下去,那要是什么感觉?!

见过人家用砂轮磨刀吗?砂轮用电动机带动,高速转动,磨刀的时候,把刃面放到砂轮上摩擦,电火花随即出来,那声音甚是刺耳。那医生在我门牙上钻孔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不过,一边钻孔的时候,还一边放点水,以免真地会有火星出来,那样的话,我的牙就真的不用要了。

钻孔完毕,那就是放药了,那味道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想起来还感觉想吐。用石膏封好孔之后,手术也就算是完成了。但是看着门牙肉肿起来的地方甚是难看,一张嘴就看到了。于是我便问医生有什么办法消下去,医生也只是摇摇头。肿起来的地方不是起泡,如果是起泡还好说,只要刺破泡泡挤压泡液出来就没事了,但是那偏偏就不是起泡,而是发炎导致肉体肿大。后来那医生用工具把牙肉往里挤,但是没放麻药——手术至始至终都没放麻药,也许是我已经疼得有点儿麻木了,手术完毕之后我才发觉根本没放麻醉。医生挤压牙肉的时候,我掉泪了,真的掉泪了,很疼。我想,女人分娩时候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吧?

做完手术,医生说,过五六天这样还要再来一次,重新复查放药吧。还来吗?我的第一想法就是:绝不来了!真要再做一次手术的话,有没有命回去还真难说。我对牙科诊室算是产生了抵触情绪了,不仅如此,每每经过牙诊室门前,看到里面那些仪器,我得心里就会发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绳索”是不是说的这个意思呢?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是很怕再到牙科去跟医生打交道了。

钻牙手术以后,我的牙齿就变得很脆弱,很软,稍微硬一点的东西就不能用门牙咬,得用大牙来。以前很喜欢吃的甘蔗,现在看了也只能是心痒,不敢吃。难说吃了以后,会把牙给全部蹦出来,那时候就可以“解脱”了!

直到现在,我的牙还在疼住。有时候我在想,等我工作了有钱了,我就去把牙全部给拔了,把牙全部换新的,或者,就戴副假牙,总之就是不想再像现在这样。有句话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我宁愿“好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的“赖活”着。拔牙给拔了,多干脆!可惜现在不行,把一颗牙再种一颗那得两三百块钱,全部拔了在全部换那得多少钱啊?把我拿去卖了也没这么多钱!牙医在美国是属于最抢手的三分职业之一,那可不是盖的。所以,即使不想“赖活”着,现在也只能是“赖活”着了,呵呵!

说真的,老天待我真的是很不公平。我还年轻呢,像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那样,那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但是却要三天两头的忍受牙疼的苦,弄到年纪轻轻就想要把牙给全部拔了,这何苦呢?我还年轻着呢,却要过早的去体会老年光景!曾经我就问过爷爷,我说,牛肉营养这么好,爷爷您咋不吃呢?爷爷说,不是不想吃,是牙不行了。我又说,您的牙齿这么白,不是好好的嘛,怎么就吃不了牛肉呢?直到现在我才体会过来。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