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心底的伤疤

看着站在窗前的那个瘦弱的背影,一种酸酸的感觉从心田扩散了开来。我走上前去,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其实我知道,说与不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该说的她自然会说,是不能强求的。雯是我的同事,也是少有的好朋友之一,她小我三岁,人开朗漂亮,一如她那美丽的名字。说来奇怪,我们的性格有很大不同,我喜欢安静,她却活泼好动,是运动的好手。我们能成为朋友,除了冥冥之中缘分之外,大概就是别人所说的性格互补的关系吧!彼此都欣赏对方身上自己所没有的东西,所以,我们在一起,轻松愉快,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

可是,这样一个可爱的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欢笑的女孩子,怎么忽然如此的消沉?大大的眼睛也仿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看起来空洞而无助,没有了雯的欢声笑语,看似明亮的办公室,感觉却是灰蒙蒙的,了无生趣。我的心在隐隐做痛了。身为朋友,我是多么想帮她呀,可是却又无能为力。我知道,她一定还没有准备好,朋友的关心,她怎能不知道?

终于,午后阳光暖洋洋的撒进来,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她开口了,懒懒的有些疲倦,给我讲了她的梦和她与他的故事。

雯毕业与一所法律中专,学校分为高中部和初中部,她是直接从初中考的,理所当然的在初中部了。因为家境好,从小就喜欢音乐的她弹得一手好钢琴,小提琴和手风琴也都玩儿的不错,再加上天生的好嗓音,所以刚入学不久,就成为了学校的文艺骨干;所谓"是金子总要发光的",又不长时间,她的才华得到了老师的认可,就稀里糊涂的当起了文艺部长,她说,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雯和他就是这样认识的,他是吉他手,也是校乐队的成员之一,是高中部的,大她四岁,是吉他手和主唱,不大喜欢说话。因为雯小小年纪就担此重任,况且手下都是比她大好多的个个自命不凡的人物,所以工作刚开始开展起来也不是很顺利,而他,是仅有的几个支持她工作的人,所以,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就很多,虽然话很少,但却成了好朋友。

讲到这里,我发现雯的眼睛亮了许多,不再那么空洞了,大概是美妙的回忆让她又有了美妙的感觉?如果是这样,我不知道这对于她是不是过于残忍了些?

他长的高高大大的,她又开始了叙述。是那种很容易吸引女生注意的人。怀抱吉他坐在草坪上边弹边唱,真是帅极了!那时侯雯就坐在旁边静静的看静静的听静静的感受,象电视中那种情节一样,我想一定是很感人的吧!

学生时代的雯就酷爱运动,那时侯可能网球还没被大多数人接受,可是雯却打的很好,他们两个是最佳拍档,是深得同学羡慕的一对。

那时候,雯年龄还小,对感情还是朦朦胧胧的,而且只要玩就行,她是那种很看的开的女孩子,有些东西想不明白就把烦恼抛到脑后,极其洒脱。而他,眼神却总是很忧郁,仿佛有心事,但从来也没有说过什么。他是喜欢我的,雯如此说。直到现在雯也想不明白那时侯他是什么想法,他的心事也从来没有说过。不过他是喜欢我的,但是因为自己条件好年龄小所以也没有去争取。难道这是雯心底的遗憾?我没有问出口,都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呢?

就这样开心的过了三年,他提前雯一年毕业了。临走前,他说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会留在这个城市工作,不过如果可能他会回来找她,然后留下了一个呼机号,从此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雯说,我也曾经想过千百种可能,可能是他现在混的不大好吧;也可能是他现在真的在很远的一个城市;还可能他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这个城市,他的不能相见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几乎几乎我都已经忘记他了,毕竟现在已经快六年了,而且现在的男友又那么好,"雯脸上的阳光忽然又消失了,"可是已经连续三天我都梦见他,而且几乎是同一个梦,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每天晚上,我都几乎不敢躺在床上,真的怕那种梦境还会出现……"天啊!居然是这样!难怪,她的精神如此糟糕,心理和身体的双重纠缠,如此娇弱的她怎能受得了?

讲完这个故事,雯长长的叹了口气,可能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吧!现在雯把这一切告诉了我,有朋友的分担,相信她的痛苦会少很多。既然她肯说出来就说明雯已经要解脱出来了。我相信她,心灵上的伤疤虽然难以抚平,但她一定会隐藏的很好,我相信。明天或者后天,那个充满阳光的漂亮女孩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可是,情之一字,看似简单,谁又能说清呢?

[蓬儿心语]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