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月,那故事

他们生活在一个北方的小村庄,他和她同岁,是常在一起疯一起玩儿的两小无猜的伙伴儿。

小时侯,她活泼开朗、好说好动,是有名的"假小子",专门喜欢跟在男孩子的后边玩儿那些带有危险性的游戏,什么溜冰车、玩儿冰猴、用弹弓打鸟……她无所不会。而他,总是充当她的护花使者,有个风吹草动,第一个冲上去的准是他,虽然,经常是那个战败者,但却英勇无比。

他叫她"老二",因为他自封为老大,她也没有办法。她呢,则称他为"胖子",其实他很瘦,她希望他能长胖一些,这样就可以轻松的打败那些不喜欢带她玩的男孩子了。当然,这只是她的理想而已。

在班上,他是班长,而她是副班长兼学习委员,其实对于她来说那只是一个摆设,班里的大事小情都是他说的算的。除了学习之外,她什么都听他的,别看他人长的瘦小精灵,但却有一种大将之气。因为她,他被罚了两次站。一次是上课时百无聊赖的她一定要和他比比谁的牙齿白,老师岂能放过两个小家伙呲牙咧嘴的视他与无物?理所当然的他被拎到了讲台边和墙壁背靠背。还有一次,是因为她调皮捣蛋的把同学的鞋带系到了桌子腿上,他又替他顶了罪,整整站在外面一节课,因为没有办法,那个同学的家长找到了学校。老师也是拿她没有办法的,因为她爸爸是学校的校长,所以就只有他垂头丧气、她掩嘴得意的份儿了,谁让他还是班长呢?班长就是要以身作则的。

虽然她调皮,可以气的老师吹胡子瞪眼睛,但她学习好,这倒是令老师很欣慰,不管自己实际的教学水平如何,教出了好学生的老师就是好老师。那样的一个小学校,她和他得到的荣誉据说到现在还是学生的典范,他们俩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那绝对没有错。虽然她表面不承认,但内心里知道他还是比她聪明那么一点点。他的歌唱的好,还会用草棍儿什么的左翻又转的编各种小玩意儿,这是最令她羡慕的。

她至今还记得小时侯他那童言童语的志向,"我长大后要做博士",因为这个她大大的赞扬了他一番,同时为自己那小小的医生梦而汗颜了,因为"博士"她是第一次听到的呢!她只知道什么科学家呀、教师呀、医生呀之类的,他居然要"做博士",多了不起啊!现在每每想起她都忍不住的笑。

就这样日复一日,他们一起玩儿、一起闹、一起学习、一起成长,转眼上了初中。这时候,由于爸爸工作的调动她不得不离开这个地方去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她把这个坏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他听到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拾起了地下的草编来编去的却编不出模样,而她,在他面前真真正正的哭了一大场。虽然小,心底却很明白,此时一别就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了。第一次,他和她,感受到了离别的滋味。在车开走的时候,她看到他站在树下挥着手,渺小而无助。

在爸爸的安排下,她进了一所重点中学。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一切都是陌生的。身边没有了那个温暖的身影,她一下子变的沉默寡言,那个淘气的假小子忽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他给她写信,信中总是夹上草编的小东西,于是,她的初中生活就是在等信、回信、学习、沉默中度过的。知道他考的不好,她替他难过;知道他上课看小说,她替他担心;知道他的思念,她又替他忧虑……他们相约,重点高中见!她给他动力、给他资料,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他们又走到了一起。

再见到他,已经不是那个瘦小的"胖子"了,长成了一个高高大大的阳光男孩儿,她呢,那个假小子荡然无存,文气而自信,却是满眼的泪水。没有三年后重逢的陌生与尴尬,是亲切的、兴奋的,还带有孩子气的带泪的笑。那一刻,幸福写满了眉梢眼角;那一刻,仿佛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高中的生活紧张的可怕,刚进校门,就被校长老师大会小会的定了很多的所谓的制度。于是晚自习、补课、考试、卷子……一浪高过一浪的袭来,他与她不同班,但关心是无处不在的。他依旧学习出众,依旧当他的班长,依旧唱他的歌,依旧是女同学倾慕的对象。每当有女生提起他的名字,她的心都象喝了蜜一样的甜,而没有丝毫的嫉妒。她离家近,每当周末他就会去她的家改善一顿,然后再匆忙返校。那时候,她象一只小鸟,他象一棵大树,累了,倦了,都可以在他那里找到依靠。她努力的学习,努力的不落在他后面,努力的想与他考同一所大学,她的心思他当然知道,他会揉揉她的头发、捏捏她的鼻头,然后自信的和她说"一定会的"。

会吗?真的会吗?事实证明他是错的,由于高考的滑铁轳她惨败而归,而他则顺利的考入了理想的大学。那是她有生以来哭的最伤心的一次,他则除了安慰外亦无话可说了。她曾经考虑重读一年,可是想想还是罢了,认命吧!信命吧!这是妈妈的话。

也有站台的相送,也有依依的不舍,就这样,她和他,又第二次分开了。

大学里,依旧书信联系,那时侯她的信虽然不是班里最多的,但却几乎是清一色的他写来的,每次的每次,同学总是开玩笑的进行刨根问底,而她总是矢口否定。事实上也是啊!他的信中从来也没有那个令人心跳的字,她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究竟是什么。而她心里,还有自卑的情绪在作怪,亦或是对现实的过早感悟?总之,她也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什么承诺。就这样,似有情,似无情,剪不断,理还乱。

他依旧给她写信,诉说他的喜怒哀乐,诉说他的相思和想念,但就是绝口不提那个字。于是她决定快刀斩乱麻,于是她把这个人这个故事埋在了心底,于是她接受了另一个人做了她的男朋友,那个保护她、逗她笑、逗她开心的大男孩儿。于是她才收到了一封早该收到而那时又不该收到的信"我的心你不知道吗?还需要我说吗?"一个草编的心心相印,简单的几句话,让她感觉自己成了罪人。可是,一个女孩子的心,他到底明不明白?谁对谁错,又怎能说清?到现在她也不懂,那究竟是不是一种背叛?

毕业了,嫁人了,她有了一个幸福的家,丈夫可以包容她的一切。而他,依旧过着单身贵族的生活,在圆他的博士梦。每年的生日,他依旧会采取最古老的方式寄来一封信,和一个漂亮的双心结。

现在她的心早就坦然,生命中一起走过了二十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却没有赴心灵之约,是有缘无份吧!而现在这份美好的感情是弥足珍贵的,所以她格外的珍惜。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