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逆向思维

大年初一晚上,广州一年一度的迎新春烟花汇演在珠江白鹅潭如期举行。晚饭后,我和几位朋友一同前往观看。珠江岸边早已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有利位置全被人占据。我们只好站在人群中,与众人一块等待烟花开演。

忽然,朋友小邓指着岸边的一栋楼房说:“你们看,二楼走廊没人呢,不如我们上去吧。”我一听就笑:“别傻了,那里一定是锁上了,上不去呢。”“你怎么知道那里锁上了上不去?”小邓不服,反驳道。“如果能上去的话人家早就上去了,还等我们?”我说。“也许每个人都跟你这样想,所以才没人上去,而事实上那里是可以上去的。”听他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有趣极了,难道,这里站着那么多人都是傻子?我正思索着他的话,他又说:“我们过去看看嘛,上不去再回来就是了,反正还没那么快开演,有的是时间。”他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另外的几位朋友过去,无奈,我只好跟着过去。果然,一楼楼梯的门是虚掩着的,我们上了二楼。接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条几十米长的走廊就全挤满了人。我服了他了。

而以下的这件事,想必读这篇稿子的诸位大侠中就有不少人还在傻着的,不信看看便知道了。一次,我跟朋友一起逛街,忽然一辆满载泥沙的货车从我们身边急驰而过,扬起漫天尘土。我本能地伸手捂住鼻子,以免尘土侵入我的呼吸道。两分钟后,朋友说:“你觉得用手捂住鼻子可以阻挡尘土进入你的体内吗?”“可以呀,我每次都这样。”我不假思索。“你再想想,到底能不能阻挡?”她很认真地问我。平时我只知道闻到臭气或尘大的地方就捂鼻子,但从来没想过到底能不能阻挡那些臭气或尘土进入我的体内,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她又说,“答案是:不能。你想想,捂鼻子有两种情况,就是捂死和没捂死。如果捂死了,你呼吸不了,要真是这样,你只要屏住呼吸就行了,何必伸只手去捂那么麻烦;反过来,如果没捂死,那么,尘土一样可以通过你手指间的缝隙进入你的体内,尘土的体积可是很小的,只要你的手指留有头发丝那么大的缝隙,它们就可以大把大把地往你的呼吸道里钻了。也就是说,不管你捂死没捂死,只要捂了,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了一道手续。你说是不是?”仔细想想,她说得有道理。我们捂鼻子,用的是正常人的思维,时间一长,便形成条件反射,成了一种本能了。但,即便如此,却从来没有人去研究到底捂得有用没用,今天听她这么一说,确实也是长了见识了的。

想起了一件事。记得上中学时,老师曾出过这样一道题目:一斤棉花一斤铁,哪个重?当时问了几个同学,都说铁重,只有一个同学说,一样重,全班哗然。想想也是,用正常的思维,一听到这个题目,想到的是铁和棉花的密度,而不是它们前面的那个相同的“一斤”,所以答错的人很多。

不久前回家,由于人多,我前面的一位乘客在上火车时,被人踩着脚跟,把一只皮鞋掉下了,运气不好,鞋子不是掉在月台上,而是从月台与火车之间的缝隙里掉到车底下去了,没法捡回来。上车后,他把另一只皮鞋脱下来,在刚才掉皮鞋的地方扔了下去。我看了很惊讶,问他这是为什么,他笑了笑,说:“我掉了一只皮鞋,我是穿不了了,干脆把剩下的一只也扔下去,被别人捡到了还是可以穿的。这是我上周刚买的新皮鞋,花了二百多呢,别浪费嘛。”一股暧流从脚底心直冲脑门,真的好感动。

2003年4月15日于广州黄石东路江夏村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