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不老真情常在

刘志琴新著《思想者不老》评介

作者:顾宗炎

当我品读刘志琴的《思想者不老》时,五十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在江南名城镇江郊区省立镇江中学环境优美的校园里,书声琅琅,突然从一间教室里却传来阵阵笑声,怎么回事?!原来是王汝卫老师正在给高一班上历史课,只见他根本不看讲稿,侃侃而谈,同学们特别喜欢他教历史,因为他把枯燥的历史课变成妙趣横生的讲故事。这时座位中一位品学兼优的女生听得特别出神,呀!原来历史也可以讲得如此生动有趣。后来1960年她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悠悠岁月弹指一挥间,如今王老师己届耄耋之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他这位得意女门生己成长为一位卓有成就的历史学家、作家了。

笔者与这位女生高中同窗三载,毕业后各奔东西,走着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另一老同学处得知这位女同学的E-mail,奇妙的网络使我们接续中断了五十年的联系。不久前我收到她寄来一本装祯精美、散发着油墨香的新著《思想者不老》(天津古藉出版社,2001年10月出版)。拜读之余使我感慨万千。这本书谈古论今,既有厚重的历史感,又有鲜活的现实感,生动具体,以情感人,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看后不忍释手。

《思想者不老》是作者近年来的隨笔、散文、读书笔记和文化短评的汇集,大部分与历史有关。历史行走在你我他之间,是门鲜活的学问。全书洋洋洒洒26万余字,共收入66篇文章,分列在四个标题下:求索智慧;山水之恋;史事沧桑;走进生活深处。

开篇文章“思想者不老”是一首对老社会科学家的赞美诗,记叙了作者与五位个性不同的著名学者刘大年、徐旭生、孙思白、季羡林、杨向奎交往的情况和感受。他们在耄耋之年仍生机勃勃,思想活跃,笔耕不辍,成就卓著。积累和思考使老学者永远燃烧创造的激情,因为,思想者不老!虽然他们当中有的人己化作云烟,然而在满天云霞中仍浮现着他们神采奕奕的身影。他们将永远激励我们这一代人。

“我心中的蔷薇”是一篇优美的散文。作者出生后,她妈妈在后院种了一束十姊妹-蔷薇的一种,祈愿心爱的女儿象十姊妹一样茁壮成长。作者对十姊妹情有独钟,常施肥浇水,一次大雨中她撑着伞为花挡风遮雨,淋得自已生了一场大病。多年后作者旧地重游,十姊妹己不见踪影,深感惆怅。今夏,作者在北京郊区偶然发现一高坡上久违的一片十姊妹在茁壮成长,兴奋不己。虽花期已过,仍展现生命的余辉,作者感叹:“视死如生,原是和生机勃发一样的壮美,这就是十姊妹,我心中的蔷薇!”该文饱含深情与对人生的感悟。

“红彤彤大上海帷幕下的受难人”是一篇感人肺腑的纪实文学佳作。该文记叙上海1958年秋天,为了建设“红彤彤的大上海”把“地富反坏右”及其家属数万人赶到大西北,有一个菜场女职工只因与一有历史问题的人有短暂婚史,就被连哄带逼带着五个未成年子女被送往西北沙漠地区受尽人间折磨的悲惨故事。作者仗义执言,四处奔走为其平反昭雪,受够白眼和刁难。无奈之中不得不含泪上书中央纪委黄克诚同志,在他及上海市原公安局长杨光池、北京政法委王仲方等人大力支持下,六年奋斗后终于“昭雪”,情节曲折感人。当受难人刘聚霞26年后拿到一纸“昭雪”时己奄奄一息,双目几近失明。这件事给作者感受最深的是杨光池留下的一句话:“这是我们对人民欠下的债!”作者坚定的信念一“党和人民的关系在哪里被破坏就要从哪里修复”和她的侠骨柔肠给笔者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一个劳动妇女的悲惨遭遇折射出极左路线的严重危害,然而我们对文革和极左路线教训的总结并不彻底和深刻,这怎能避免今后不再犯类似错误呢?!

“发现生活”一文是篇综合性文化评论,反映了作者的历史观。生活,包括衣食住行和休闲在内,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方式。生活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关系密切而过去认识不足。过去的历史研究往往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只重视王朝兴衰、大事变、大人物,忽视和远离了民众的生活。四人帮横行时更是把历史研究作为篡权和谋取私利的工具,人们感叹:“历史只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让史学贴近民众、贴近生活,不是趋时媚俗,而是中华文化固有之义。生活是一亇窗口,它所展现的时代风云、社会变迁、思潮起伏为研究者提供了取之不竭的源泉。作者在“穿衣着装话源流”、“美食与社会的变奏”、“时尚观潮”标题下的28篇文化评论中作了详细的叙述。作者是中国文化史研究方面的专家,写这些文章自然驾轻就熟、妙趣横生、很有深度。

《思想者不老》的意旨,刘志琴已在自序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历史和现实并没有不能跨越的鸿沟,在历史和现实中穿梭,是我的兴趣所在,无论是独坐书斋还是奔走在闹市,是在山水之间倘佯,还是与朋友欢谈笑语,那使我动之于情,得之于心的点点滴滴,信手而来,留在笔端,因为这也是我生命的历史。抒写生活和生命的历史是我的信念,也是这本集子的本义。”

本文对该书的评介只能是挂一漏万,该书内容丰富,生动有趣,思考深邃。如果您欲使自己的创造基因与历史并存,请别错过欣赏《思想者不老》的机会,或许您会与之共鸣。

2002-1-23第三稿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